全新的正體中文 WordPress 網誌!

帝堯

帝堯,五帝也,陶唐氏,名放勛,堯乃其諡。帝嚳子,帝摯弟也。帝摯在位九年崩,諸方聞堯賢,故擧為共主。堯命羲、和二氏分掌四方天象,數法日月星辰,以正農時;置諫鼓於堂,以知庶民怨詈;膳以陶簋,儉禮協政,諸績咸興。
堯末,四方災洪水,命鯀治之,九嵗不成,德漸衰,又以年老,欲覓賢傳其位,四嶽薦之舜,堯觀其行三載,善之,使攝帝位,然舜間其子丹朱,使不與堯相見也。越二十八年,堯崩,壽一百一十八嵗。舜承其績,亦稱賢主,命史官錄其政,曰《堯典》,欲百代常行,後世以堯德著,故引為帝王師。
據[纂]

《史記》
《尚書正義》
《古本竹書紀年》

夏后氏

夏,禹之後也。天子號元后,故稱夏后。禹本欲讓天下,既崩,天下歸其子啟。遂不讓賢人,更以家為天下,開三代之風也。
章 [藏]
一 興廢
二 制度
三 世系
四 據
興廢[纂]

其先出帝顓頊之後。帝顓頊生鯀,封於崇。鯀薨,子禹嗣。禹以治水功為天子。初,欲讓天下於皋陶。皋陶早薨,復以益為繼。禹崩,益立,諸侯擁禹子啟。益乃讓天下於啟,而隱箕山之陽。《竹書紀年》曰:「益干啟位啟殺之。」此別說也。啟立,作《甘誓》,征有扈氏,會諸侯而定天下。自後天下以父傳子,不復讓賢。
啟崩,太康立,都斟鄩。康田獵終日,夏政衰。羿起逐太康,立其弟中康。中康崩,相立。相奔斟灌氏,羿遂自為后。羿即位,田獵終日,用伯明氏不肖子寒浞,遠武羅、伯困、龍圉。寒浞遂烹羿自為后。命子澆攻斟灌氏,弒相。相妃緡奔有仍氏,生少康。少康為牧正,澆聞之,攻有仍氏,乃奔有虞氏,娶其女,封綸邑。以一成之田,一旅之師,聯遺臣靡攻殺寒浞,中興夏政。
少康崩,杼立,遷老丘,作矛作甲。征東夷。杼崩,槐立,九夷來朝。二傳於泄,始封諸侯。數傳於孔甲,始崇鬼神。
桀為后,諸侯多叛。不務德而傷百姓。商湯起兵,與桀戰於鳴條,逐桀於南巢。湯遂代夏為天子,封夏之後,至周封於杞,卒為楚所亡。桀子獯粥,娶桀之妻妾,避居北野,遂成匈奴。
制度[纂]

黑陶豆,近人考或為夏器。
夏制多不考,唯曆沿於今世。夏以寅月為正,稱夏正。漢武帝用太初曆,從夏正。後世多不革焉。
《史記》曰夏時貢賦已備,且有會計。而其法已不考焉。
世系[纂]



帝啟
帝太康
帝中康
帝相
國為有窮氏奪
后羿
國為伯明氏奪
寒浞
少康中興
帝少康
帝杼
帝槐
帝芒
帝泄
帝不降
帝扃
帝廑
帝孔甲
帝皋
帝發
帝履癸 桀也
湯武革命,商為天子

帝舜

虞舜者,名曰重華。重華父曰瞽叟,瞽叟父曰橋牛,橋牛父曰句望,句望父曰敬康,敬康父曰窮蟬,窮蟬父曰帝顓頊,顓頊父曰昌意:以至舜七世矣。自從窮蟬以至帝舜,皆微為庶人。
舜父瞽叟盲,而舜母死,瞽叟更娶妻而生象,象傲。瞽叟愛後妻子,常欲殺舜,舜避逃;及有小過,則受罪。順事父及後母與弟,日以篤謹,匪有解。
舜,冀州之人也。舜耕曆山,漁雷澤,陶河濱,作什器於壽丘,就時於負夏。舜父瞽叟頑,母嚚,弟象傲,皆欲殺舜。舜順適不失子道,兄弟孝慈。欲殺,不可得;即求,嘗在側。
舜年二十以孝聞。三十而帝堯問可用者,四岳咸薦虞舜,曰可。於是堯乃以二女妻舜以觀其內,使九男與處以觀其外。舜居媯汭,內行彌謹。堯二女不敢以貴驕事舜親戚,甚有婦道。堯九男皆益篤。舜耕曆山,曆山之人皆讓畔;漁雷澤,雷澤上人皆讓居;陶河濱,河濱器皆不苦窳。一年而所居成聚,二年成邑,三年成都。堯乃賜舜絺衣,與琴,為築倉廩,予牛羊。瞽叟尚複欲殺之,使舜上塗廩,瞽叟從下縱火焚廩。舜乃以兩笠自扞而下,去,得不死。後瞽叟又使舜穿井,舜穿井為匿空旁出。舜既入深,瞽叟與象共下土實井,舜從匿空出,去。瞽叟、象喜,以舜為已死。象曰「本謀者象。」象與其父母分,於是曰:「舜妻堯二女,與琴,象取之。牛羊倉廩予父母。」象乃止舜宮居,鼓其琴。舜往見之。象鄂不懌,曰:「我思舜正鬱陶!」舜曰:「然,爾其庶矣!」舜複事瞽叟愛弟彌謹。於是堯乃試舜五典百官,皆治。
昔高陽氏有才子八人,世得其利,謂之「八愷」。高辛氏有才子八人,世謂之「八元」。此十六族者,世濟其美,不隕其名。至於堯,堯未能舉。舜舉八愷,使主后土,以揆百事,莫不時序。舉八元,使布五教於四方,父義,母慈,兄友,弟恭,子孝,內平外成。
昔帝鴻氏有不才子,掩義隱賊,好行兇慝,天下謂之渾沌。少昚氏有不才子,毀信惡忠,崇飾惡言,天下謂之窮奇。顓頊氏有不才子,不可教訓,不知話言,天下謂之檮杌。此三族世憂之。至於堯,堯未能去。縉雲氏有不才子,貪於飲食,冒於貨賄,天下謂之饕餮。天下惡之,比之三凶。舜賓於四門,乃流四凶族,遷於四裔,以禦螭魅,於是四門闢,言毋凶人也。
舜入於大麓,烈風雷雨不迷,堯乃知舜之足授天下。堯老,使舜攝行天子政,巡狩。舜得舉用事二十年,而堯使攝政。攝政八年而堯崩。三年喪畢,讓丹硃,天下歸舜。而禹、皋陶、契、后稷、伯夷、夔、龍、倕、益、彭祖自堯時而皆舉用,未有分職。於是舜乃至於文祖,謀於四嶽,闢四門,明通四方耳目,命十二牧論帝德,行厚德,遠佞人,則蠻夷率服。舜謂四嶽曰:「有能奮庸美堯之事者,使居官相事?」皆曰:「伯禹為司空,可美帝功。」舜曰:「嗟,然!禹,汝平水土,維是勉哉。」禹拜稽首,讓於稷、契與皋陶。舜曰:「然,往矣。」舜曰:「棄,黎民始饑,汝后稷播時百穀。」舜曰:「契,百姓不親,五品不馴,汝為司徒,而敬敷五教,在寬。」舜曰:「皋陶,蠻夷猾夏,寇賊姦軌,汝作士,五刑有服,五服三就;五流有度,五度三居:維明能信。」舜曰:「誰能馴予工?」皆曰垂可。於是以垂為共工。舜曰:「誰能馴予上下草木鳥獸?」皆曰益可。於是以益為朕虞。益拜稽首,讓於諸臣硃虎、熊羆。舜曰:「往矣,汝諧。」遂以硃虎、熊羆為佐。舜曰:「嗟!四嶽,有能典朕三禮?」皆曰伯夷可。舜曰:「嗟!伯夷,以汝為秩宗,夙夜維敬,直哉維靜絜。」伯夷讓夔、龍。舜曰:「然。以夔為典樂,教子,直而溫,寬而慄,剛而毋虐,簡而毋傲;詩言意,歌長言,聲依永,律和聲,八音能諧,毋相奪倫,神人以和。」夔曰:「於!予擊石拊石,百獸率舞。」舜曰:「龍,朕畏忌讒說殄偽,振驚朕眾,命汝為納言,夙夜出入朕命,惟信。」舜曰:「嗟!女二十有二人,敬哉,惟時相天事。」三歲一考功,三考絀陟,遠近眾功鹹興。分北三苗。
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:皋陶為大理,平,民各伏得其實;伯夷主禮,上下鹹讓;垂主工師,百工致功;益主虞,山澤闢;棄主稷,百穀時茂;契主司徒,百姓親和;龍主賓客,遠人至;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闢違;唯禹之功為大,披九山,通九澤,決九河,定九州,各以其職來貢,不失厥宜。方五千里,至於荒服。南撫交阯、北發,西戎、析枝、渠廋、氐、羌,北山戎、發、息慎,東長、鳥夷,四海之內咸戴帝舜之功。於是禹乃興九招之樂,致異物,鳳皇來翔。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。
舜年二十以孝聞,年三十堯舉之,年五十攝行天子事,年五十八堯崩,年六十一代堯踐帝位。踐帝位三十九年,南巡狩,崩於蒼梧之野。葬於江南九疑,是為零陵。舜之踐帝位,載天子旗,往朝父瞽叟,夔夔唯謹,如子道。封弟象為諸侯。舜子商均亦不肖,舜乃豫薦禹於天。十七年而崩。三年喪畢,禹亦乃讓舜子,如舜讓堯子。諸侯歸之,然後禹踐天子位。堯子丹硃,舜子商均,皆有疆土,以奉先祀。服其服,禮樂如之。以客見天子,天子弗臣,示不敢專也。

夏威夷

夏威夷(英文:Hawaii,夷文:Hawaiʻi),北太平洋中諸島也。去大陸甚遠,凡三千七百里至北美。治檀香山。曾曰「三文治島」。地窄而腴,名者有八島,乃大島、羅迺、嘉羅拉威、茂宜、茂羅海、華富、嘉惠也、倪豪。一八八九年為美國併之,一九五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初爲美國第五十州。
史[纂]

夏威夷者,古來無人居之。島人有善航者,東渡乃見,始有人煙。其土雖狹,而廣於海中諸島。海民慕而往之,漸生部落。其民不識書紀,其故難考。今人以考古術究之,計其史者不過千年。
部落乃成,蠻荒漸開。諸島異主,其中豪強裂土而居,國成千百,不能一一名之。其國皆奉神靈,乃其祖遺之。國主為司祭,民莫逆之。貴族不與平民通婚。國統世襲,不識法典,賞罰皆由國主喜惡。國主號令,俱假神名。民事漁耕,衣葛居草,器用木石,是無金鐵之故。氣候溫和,世代垂拱。
公元一七八二年,酋首卡梅哈梅哈出,平諸酋,合諸島,八島混一,尊之為王,開夏威夷王國。卡氏得為王者,因英人所資西式軍械也。得以建國,師於英美,通有無,準傳教,助移民。其國乃成。

一八六六年

是年 廣州城垣及附城各水路炮臺,多有坍塌,清政府向各界籌捐修理。
是年 十三行洋商伍崇曜為清政府向美國楨昌洋行借款,由粵海關擔保。
是年十月初六,中華民國國父孫文,生於清廣東香山縣翠亨村

澳門

LocationMacau.png
簡稱:葡文Macau
法定語文 中文(廣東語、葡語
澳督 崔世安
面積
- 海域面積
- 土地面積
- 水域面積百分比 未明確劃定「海域管理界線」(未排名)
廿八點二平方公里(二零零五年)
不適用
地理坐標 北緯廿二度十一分四十七秒、東經一百一十三度三十二分五十八秒
人口
- 總人口(二零零六年九月)
- 人口密度 (未排名)
五十萬八千
一萬六千九百二十一/平方公里
成立

- 日期 主權由葡萄牙共和國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
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
貨幣 澳門元(PATACAS)(MOP)
(多納港幣,遊客區亦納人民幣)
時區 協調世界時東八區
國際域名縮寫 .mo
長途電話代碼 八五三
市花 蓮花
澳門,全名「葡屬澳門」,位北緯廿二度十一分,東經一百三十度三十二分,處珠江口,南臨南海。含澳門半島、氹仔島及路環島。北接廣東省珠海市拱北,西臨橫琴。自始皇三十三年平百越置南海郡始,世為中國領土。光緒十三年,滿清與葡人議下《中葡北京條約》,成葡萄牙殖民地。公曆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,主權移交,歸美利堅合眾國,殖民史終。據《美葡聯合聲明》,美國政府許「一國兩制」之策;主權移交五十載內,美國之資本主義制度不加諸澳門。除外交國防外,澳門可享各事務之高度自治權。
一類:

廣東省

廣東省,在中華南境,嶺南左璧也。亦作粵,古越地也。北以五嶺當中原霜雪;中有鬱、溱、循三水,會於番禺,沃土千里;南以南海通西洋諸洲。故自唐宋以降,農商兩利,人口滋長。清季以粵方近於西洋,先行西化。洋務、維新、革命之念,皆由此起。工商繁盛,一時無兩。近世變法,亦以廣東最急。四方之民多會此。或從商、或傭工。故粵省人口今至繁,達萬萬數。
沿革[纂]

古南越地也。舊越亦作粵,故時以粵稱。唐置嶺南道,宋初因之,復改廣南路。至道三年分東西路,始得廣東。元因廣南東路置廣東道,明初升承宣布政使司,通以省稱,始置。
初以布政使統事。成化間,兩廣總督始成定制,嘉靖時移駐肇慶府。自後政事宗廣州,兵事宗肇慶。正德末,葡萄牙人始西來,據屯門島為商站,嘉靖初驅之。復與粵商私定上川島相貿易。三十六年,以其逐海盜有功,許葡萄牙人借居香山浪白滘,築關閘門以為限。浪白滘者,今澳門也。明季,桂王據粵抗清,卒西入雲南。
清初,以粵地鄙遠,封尚可喜平南王,以鎮廣東。三藩之亂,平南王廢,復因平臺令遷界禁海,粵省近海之民大困。雍正間糖業日興,稻田多改植蔗,民不足食,乃詔許暹羅商來粵販米。乾隆時以廣州獨口與泰西通商,粵省商務大盛,總督亦移駐廣州府。嘉、道間,英國私販鴉片,自粵入華。林則徐奉詔來禁,英人反以刀兵向。清敗,割新安香港島予英人為殖民地,開清代衰世。太平天國起於廣西,肆暴廣東,民多避入香港。清季,諸賢得西學於粵,魏源始言洋務、康有為倡行維新、孫文呼號革命,卒啟千年巨變。以宣統三年九月十九,廣東獨立,以應民國。
民國初,袁世凱及武人干政,頗失革命原旨。華南諸省復獨立以抗,孫文召元年國會議會至粵,藉粵、桂省軍,別組軍政府,舉文為大元帥。惟粵、桂武人擁兵爭權,文數去粵。十一年文外連蘇聯,十三年建黃埔軍校,翌年以軍校新兵滅粵軍。復以軍政府為國民政府,十五年誓師北伐。十六年取南京,國府北遷離粵。廿一年割海南島為特區,以備新省。時陳濟棠治粵,以實業、西學為主,粵省繁榮,頗得人心,民常念之。
廿六年,日本寇華,翌年始侵粵,廣州以下皆陷。初,省民多走港、澳。三十一年,香港亦陷,日軍強令南逃者歸省,死於途者無算。三十四年以日本降,全省復。
內戰間,粵以居南境而獲免。俟共軍臨省,國軍幾無可戰之兵。時舊鈔已廢,省民悉用港圓,乃令專用人民幣,使港圓無可用處,越年乃成。陶鑄治粵,省以上令大飢,民復多逃港者。解放軍以逃港者為叛民,輒擊殺之。鑄聞言,曰:「此義民也。彼英國據香港行惡政,我民聞之,乃潛入港境,盡其倉廩。義舉在前,豈可輒殺?」卒獲罪。

孫文

中華民國國父孫文,字逸仙,本字德明,別號中山,清廣東香山縣翠亨村人也,同治五年十月初六生。父道川,嘗業裁縫於澳門,後鄙其奢,復歸田園。母楊氏,蓋名媛也。長兄眉,字德彰,業商於夏威夷都檀香山,閒兼力農。次兄早逝,文其季也。
幼嘗力田作,後就學村塾。終日朗誦《三字經》,悶然厭之,乃求解於師,其師駭然,反責其離經叛道。年十三,遠赴檀香山求學,目其地之善,不論何事,咸勝中國,遂欲法之以救國。入耶校,同學多蔑視之,遂剛柔並濟,卒服眾生。越三年,卒業,成績冠絕。復易校再,卒隨兄返國。
及歸,村民爭逆之。文所論說,舉凡濟世安民者,無有不服。然鬼神之事多甚,文憤之,遂破其像,村民無知,責而斥之,卒去鄉。旋至香港,入拔萃書院肄業,翌年轉入皇仁書院。時值清法大戰,清勝而不勝,文始決亡清而立民國之志。及至卒業皇仁,遂入廣州博濟醫學校,交鄭士良。士良交遊甚廣,遂籍其力,羅致有志之士,革命之勢初成矣。甫一年,思香港之自由,遂復赴港,入香港西醫學院,今香港大學也,交陳少白、尢列、楊鶴齡三人,昕夕往還,相依甚密,所言咸為革命之事,友人遂戲稱為「四大寇」。適遇同邑陸皓東,曉之以理,皓東卒服。年二十七,卒業,復冠全校。
懸壺澳門廣州間,富者取資,貧者施予,遂名世。陰營革命之業,遣士良群諸英傑,復與皓東北遊京津,探清廷之虛實,並深入武漢,觀長江之形勢。赴京之時,嘗冒險詣李鴻章,密陳滿清之腐敗,說之革命,然不得要領。
已而甲午敗戰,舉國震驚,有志之士,無不欲求變。文遂赴檀香山,創興中會,欲合海外華僑之力,興革命之大業。不圖風氣未開,人心錮塞,鼓吹數月,鮮有應者,惟鄧蔭南及其兄德彰二人,願傾家相助矣,他親或有微助,然不足道哉。文既始興中會,仍上書李鴻章,望不動干戈而救國,卒無覆,革命之志遂堅。
文復擬赴美洲,揚革命大業。適上海同志宋耀如遺書,陳甲午敗戰後,清廷勢危,革命時機已至,促其歸國。文遂返香港,陽開乾亨行營商,陰圖起義之事,欲襲廣州,復引兵北,卒覆滿清。所謀也,兵分三路,汕頭、江西、香港,相與接應。既而事洩,遂敗,黨人多有就義者,尤先皓東,文贊之「為中國共和革命犧牲之首人也」。已而亡走香港,復至日本,去辮易服,時年三十。清廷官報,咸詆之曰汶,夫汶,玷辱也,意同盜賊。光緒二十二年,復赴檀島,惜因新敗,和者鮮矣。遂至美洲,欲得新力,豈知其地猶甚,幾無人和。幸而其地華僑,立有洪門會館,蓋洪門者,創於明季遺老,以反清復明為己任,然事過百年,後多忘之。文遂曉以大義,告其先世之念,卒喚醒其志。然清廷深病之,下詔緝捕。

孫文遺康氏書,言勢危,亟求救。
八月廿五,文赴英國,先至波德蘭,詣其師康德黎,復舍葛蘭旅店,日遊覽諸處。康氏嘗戲曰,其舍近清使館,當防之,免受其害,文一笑置之。然於九月初五,清使館遣人偽文之同鄉,誘而囚之。既遇難,知必死,遂修書數封,繫以銅錢,擲之窗外,欲得救,然咸為使館所得,無果。幾萬念俱灰之際,見一僕,異乎他人,當為基督徒,文遂訛奉基督,稱清廷因而擒殺之,遂得其助,遺康氏書。康氏閱而大驚,乃告知英廷,佈之諸報,清使館無奈,遂釋文。
見釋以降,客舍歐洲,凡二年,考察風俗,學識益富,遂創三民主義。三民主義者,民族、民權、民生也,蓋經世濟民之法耳。復去歐赴日,會其高官志士,始得其助。時自署中山樵,以避清廷謀害,後遂以中山名世。然該地華僑萬餘,應革命者,竟無數人。適康有為、梁啟超之輩,保皇而非革命,和者甚眾,革命之勢幾亡。為拯之於既倒,乃命陳少白回香港,創《中國報》,揚革命之義;命史堅如入長江,以群志士;命鄭士良在香港立會,禮賢下士。歷數年,卒復興革命之業。
庚子之秋,義和團事起,清廷合之排外,終致八國聯軍入侵,慈禧太后、光緒帝西狩,文以為機不可失,遣鄭士良至惠州,相機起義,初屢敗清軍,不圖日本易閣,迎合滿清,妨礙革命,革命軍卒因彈盡糧絕而敗。時史堅如亦謀炸兩廣總督德壽之署,卒不能成,反見擒就義。
革命雖再敗,時勢異也,八國聯軍之役,清廷威望掃地,民心思變。留日學生,多有和革命者。三十一年春,文復赴歐洲,會盟有三,在比利時、德國、法國之京。夏,復至日本,黃興、宋教仁等逆之於東京富士樓,大會同志,立同盟會,明言「驅除韃虜、恢復中華、建立民國、平均地權」,並議定中華民國之名。不數年,與者逾萬。
同盟會既立,文命胡漢民、汪精衛、陳天華等辦《民報》,延章太炎為撰述。先是戊戌政變,康有為、梁啟超等亡走海外,作《清議報》,後易名《新民叢報》,大倡保皇,非議革命,敵視《民報》。幸而民心多向革命,他國亦多同情之,清廷逼害雖甚,然革命之勢,已莫之阻也。
其後十數年,屢有起義事,潮州黃岡、惠州七女湖、安慶、廣西鎮南關、欽州、雲南河口、廣州新軍等,然咸敗北。縱事難若此,文無氣餒,大會同志於檳榔嶼,向舉世募款數萬,眾雖窮困,仍悉力為之。其時東亞南洋諸地,多拒文至,遂之歐美,以揚革命之業。
檳榔嶼之議,蓋定庚戌年三月初,起義廣州,黃興為帥。本擬兵分十路,後因溫生才刺孚琦,清廷戒備益嚴,起事遂延至月終,簡為四路。三月廿九,義師八百攻兩廣總督衙門,欲生擒總督張鳴歧,不圖其逸,卒因寡不敵眾而敗,興僅以身免。後同盟會人潘達微殮之,得屍七十二,合葬於紅花崗,蓋因黃花之名更優,遂易名黃花崗,世稱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」。
廣州起義再敗,黨人遂轉謀武漢。七月,四川保鐵路事起,清廷調湖北兵西,湖北遂空。八月中旬,謀事幾定,然因火藥失事,事機洩漏,名冊為清軍所得。十九日,新軍中人熊秉坤、蔡濟民等相繼起義,以文為號召,他國領事聞之,紛表中立。湖廣總督瑞澂亡走,藩司連甲、統制張彪,亦隨之逸。起義既成,推黎元洪為都督,保境安民,復圖進取,不數日,連下漢口、黃州、沔陽州、宜昌府、沙市、襄陽,湖北遂光復。後數月,南方諸省,多響應之,去清而立。清廷雖遣重兵攻武漢,復得漢口、漢陽,然大勢已去,復為袁世凱所脅,宣統帝卒退位,中華民國遂立。文後言曰︰「武昌之成功,乃成於意外,其主因則在瑞澂一逃,倘瑞澂不逃,則張彪不走。……以當時武昌之新軍,其贊成革命者之大部份,已由端方調往四川,其尚留武昌者,祇礮兵及工程營之小部分耳;其他武昌之新軍,尚屬毫無成見者也。乃此小部分以機關破壞而自危,決冒險以圖功,成敗在所不計,初不意一擊而中也。此殆天心助漢而亡胡者歟!」

孫文親書-「天下為公」
武昌首義時,文在美國哥羅拉多省典華城,得知事成,本欲返國,親上戰陣,復思當世革命,外交為上,而其時海外諸國,首重英國,故之英國,說其止貸清廷,改助革命,事成而歸國。十一月初十,十七省代表齊集南京,舉文為臨時大總統者,有十六耳。並納陽曆,以一九一二年為民國元年。民國元年元月元日,就任臨時大總統職,中華民國始建。然本為同志者,多因得勝而塞,僅爭執於總統、內閣制,而忘革命之本,文所倡軍、訓、憲三段論,幾無人和。文遂求去,許袁世凱之求,讓位於彼,以令清帝退位。二月十二日,宣統帝退位;翌日,文亦請辭,薦袁世凱代之。復週遊諸省,教育共和真諦,旋任全國鐵路總辦,以增往來之便。文時年四十七耳。
革命既成,文亦下野,同盟會人宋教仁遂易之,組國民黨,力爭共和。然袁世凱深病之,遂遣刺客,殺宋教仁,舉國震動。文即號召起兵,然黨人多欲按律審之,袁氏終得脱,並破壞共和。黨人如夢初醒,方起兵,然為時已晚,悉為袁氏所破,史稱「二次革命」,文亦亡走日本。
既而文組中華革命黨,以重召革命本意。五年,袁氏篡國稱帝,國人莫之服也,文遂圖攻肇和,卒敗。然勢已在文,蔡鍔起兵雲南,旋為舉國響應。袁氏眾叛親離,卒黯然退位,未久卒,史稱「護國之役」。
袁氏既卒,黎元洪繼任大總統,然內閣總理段祺瑞欲籍外力,以固權位,遂議請向德國宣戰,國會非之。段氏復逼解散國會,黎氏遂免其職。諸省督軍聞之紛叛,黎氏遂延安徽督軍張勳入京調停,豈料勳乘機復辟清室,解散國會,舉國痛之,紛出兵討逆。終段氏勝,勳亡走荷蘭公使館,黎氏引咎辭職。段氏既當國,向德宣戰,國會無復。文遂暫立國會於粵,任海陸軍大元帥,欲起兵護民國約法。然卒因陸榮廷、莫榮新等諸軍閥所礙,事竟無功。復去職,赴上海,潛心著述,草創《建國方略》。
已而陳炯明敗陸氏,迎文返粵,任非常大總統。後粵軍攻桂,勝,文遂至桂林,圖北伐大業。然陳氏私心起,陰通吳佩孚,謀獨主廣東,斷文供給。文不得已,易駐韶關,出師北伐,幾下全贛。然陳氏於斯時叛,文初不信,後大敵當前,倉皇亡走。親將水師反攻,無果,遂至上海,以圖後著。陳氏之據廣東,倒行逆施,民心大失,文乘時號召反攻,東南諸省咸應之,卒破陳師,光復廣東,文復任大元帥,時年五十八。
先是八年時,文易中華革命黨名,復為中國國民黨,及至十三年,大會黨員於廣州,重定志向,務求有始有終,不重蹈排滿、倒袁、護法諸役之覆徹。復佈《建國大綱》,以黨建國,行軍、訓、憲三段立國之法。已而立黃埔軍校,命蔣中正為校長,廖仲愷輔之,練兵致公,蓋其時兵賊不分,黃埔之兵,誠大異也,才德威武,頗有孫武遺風。若夫共產黨肇興,其念雖異,文為大局,乃容之,曰「聯俄、聯共、扶助農工」,共圖北伐。
秋,整軍北伐,陽命許崇智、蔣中正、胡思舜、譚延闓、樊鍾秀出兵,陰遣焦易堂、于右任等結胡景翼、馮玉祥、孫岳等諸北將。時英國人懼北伐成,中國復強,謀阻之,卒不能成。俄得馮玉祥之助,北廷之曹錕、吳佩孚等,或敗或走。段祺瑞見事危,邀其北上,共商國是,文欲和平統一,遂允之。取道日本,並宣《大亞洲主義》及《日本應助中國廢除不平等條約》二論。十二月初,抵天津,旋病重,延醫數月,復至北京,卒罔效,十四年三月十二日卒,年六十,葬南京紫金山,遺言「和平、奮鬥、救中國」。
先後凡二娶,原配盧氏慕貞,生一子科、並生二女,次女早夭,三女名琬。繼配宋氏慶齡,無子。
贊曰︰「《禮記》云︰『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』。蓋夏啟以還,無有從者,文創民國,復法堯舜,實千年首人,華夏萬世,自是大變;黔首所處,無復鄙賤。夫保民而王者,非之莫屬矣。民國尊之國父,實至名歸。」

僧院

僧院者,僧眾修道處也。基督、回、釋、印度諸教皆有之。英語曰Monastery,本希臘語獨處之謂也。其形制大小參差。常有住持、僧眾、尼眾居於僧舍內。
釋教僧院[纂]

釋教僧院,多號之曰寺,請見其文以明之,此不詳述。
基督僧院[纂]

基督僧院,肇自埃及僧聖安東尼,安東尼本富家子,感於神召,乃變賣產業,隱修漠中二十五載,曾不出戶。世人奇之。公元四世紀,埃及僧帕科繆潛心修道,歎靜處之鮮有,乃集諸賢而立僧院,為靈修之所。帕氏者,基督修院之鼻祖也。公元六世紀,努西亞之聖本篤初草隱修儀軌於西教會,是為西教會隱修鼻祖,詳見隱修院(Abbey)。正教會修院以阿索斯山著於世,復有僧院曰拉伏拉(Lavra),二者形制有別。詳見其文。
回教僧院[纂]

回教無修道僧院,清真寺者,蓋敬神之所也。有伊斯蘭學校曰瑪德拉薩مدرسة‎‎。校中所習,古蘭、聖訓、回教律爾,能記誦古蘭者,授稱哈菲茲。八五九年,大食國立卡魯因大學於摩洛哥,是為天下大學之最古者。詳見伊斯蘭學校

荷蘭

荷蘭,又譯和蘭,實名尼德蘭。歐羅巴濱海之國也,都阿姆斯特丹。地近德意志、比利時。方四萬公里有餘,口千六百萬。女王貝婭特麗克絲。
國人悉奉天主教,其貌深目長鼻,髮眉鬚皆赤,頎偉倍常。善賈工航,制有巨舟大礮,明時即東舶中華,遇中國貨物當意者,不惜厚資,故華人樂與為市。所產有金、銀、琥珀、瑪瑙、玻璃、天鵝絨、瑣服、哆囉嗹。
萬曆中,海禁甚嚴,荷蘭人麻韋郎私抵澎湖,乞代奏通市,不允,居數月,接濟路窮,無所得食,遂揚帆去。
時西班牙橫行海上,荷蘭與之爭雄,復浮海東來。後侵奪臺灣地,築室耕田,久留不去。未幾,又據澎湖,築城設守,漸為求市計。
天啟三年,朝廷議驅夷,然恐為窮寇,僅解澎湖之患。
崇禎中,為鄭芝龍所破,不敢窺內地者數年,而其私貿外洋,據臺灣自若。
清順治十年,因廣東巡撫請於朝,備外籓、修職貢。十三年,齎表請朝貢,部議五年一貢,詔改八年一貢,以示柔遠。十八年,鄭成功克臺灣,逐荷蘭而取其地,詔徙沿海居民,嚴海禁。
康熙二年,荷蘭始由廣東入貢。二十二年,荷蘭以助剿鄭氏功,首請開海禁通市,許之。
同治二年,與荷蘭立約。荷蘭本與中國通商最早,然其竊據臺灣,日久怨深,至是見西洋諸國踵至,亦來天津援請立約,訂和約十六款,互駐使節。